當前位置:>> 主頁 > 新聞 >

旺季賣車 淡季換人

2018年車企人事變動

 

 

企業改革、市場倒逼和行業發展,無數的人們在這樣的“裂變”之中尋求著自己合適的位置。

旺季賣車淡季整人,當曲折的銷量曲線和頻繁的人事調動混到一起,就勾勒出了整體車市的表現和行業的波動方向。不過與銷量數據直觀的展現當下車市的情況不同,個人的變動或許可以決定單個企業的生死,但卻無法預知其對于整體車市的影響。而當一群人朝著某個方向波動之時,就能從這樣的變動中觸摸到行業變革的力量。

對諸多汽車人來講,2018注定是并不平凡的一年,宏觀經濟的不穩定極大的影響了整體車市的表現,強勢品牌越戰越勇,弱勢品牌則節節敗退,車市變革的步調越來越快,再加上新能源、智能化的風潮來襲,致使諸多汽車人“春心萌動”,紛紛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盤”。

2018年車企人事變動

2018年,規模最大影響最為深遠的莫過于央企的改革了,不管是去年5月,一汽、東風、兵裝三大集團“二把手”(劉衛東、雷平、尤崢)的換防,還是去年7月東風公司近50個重要職位的調整,都引起了不小的行業波動。 

除了東風集團之外,剛實行“全員起立,競聘上崗”的一汽也在持續的進行著人員的調配。不管是空降一汽的奚國華總經理,還是從長安調來陳旭擔任一汽紅旗銷售公司常務副總經理,都稱得上是優化管理提升自身競爭能力的體現,而在去年一汽持續的管理優化之中,紅旗也達成了年銷三萬輛的成績。

與一汽、東風相比,有著濃重“兵裝”色彩的長安顯得頗為穩定,但長安福特持續的市場下滑,則成為長安旗下人員波動的巨大因素。不管是何朝兵(長安汽車執行副總裁)、趙非(長安福特執行副總裁)的對調,還是陳安寧的回歸,都可以看成是對福特的挽救。

當然,需要挽救的不僅僅是福特,還有神龍、起亞、別克、寶沃等等,對它們而言,新來的李軍(神龍公司總經理)、布魯諾.蘭伯特(寶沃汽車CEO)們都是新的希望。

如果說三大央企之間的人事調動,是國企改革的前奏,那么神龍、寶沃等弱勢品牌的人事變革則是企業自救的典范,坦白來講不管是國企改革還是企業的自我救贖都并不是什么新鮮事,而隨著行業“四化”的崛起和造車新勢力的發展,從傳統車企踏入造車新勢力的大門,也早已成為了新的趨勢。

2018年車企人事變動

雖說就目前而言,造車新勢力早已沒有了17年那般的喧鬧,但新來者依然懷著顛覆傳統的雄心壯志。除了蔚來、威馬、小鵬紛紛開啟的交車歷程,去年新勢力中響聲最大的莫過于華人運通了。

作為一名“遲到者”,華人運通的實力卻不容小覷,先不說董事長丁磊和副總裁朱攀擁有上海市政府的工作背景,旗下首席技術官馬克·斯坦頓曾是捷豹路虎特殊車輛事業部負責人,總裁魏燕欽曾是寶沃汽車集團副董事長,副總裁陳俊曾是上汽通用新能源平臺執行總工程師,他們都有著豐富的傳統車企的工作背景。

從華人運通的角度而言,他們的加入促使其有了較高的起點,而從這些傳統車企來到換人運通的管理者而言,這樣的新興企業為他們提供了較為廣闊的施展空間,而華人運通僅僅是造車新勢力中的一員,我們能捕捉到的高管的調動也僅僅是九牛一毛,這背后還有成千上萬的科研人員和車間熟練的操作工人流向了造車新勢力。

新勢力的發展促使部分人才從傳統車企走向了這里,而企業改革和市場倒逼也在敦促著傳統車企向前邁進。無數的人們在這樣的“裂變”之中暗流涌動,尋求著自己合適的位置,而也正是這樣的變動促進了行業取得了一步又一步的新進展。

附2018年車企人事變動一覽表:

2018年車企人事變動
时代巨星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