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售后服務備件 >

一個四線城市車行老板的中年“賭局”

十年之后,孟明選擇離去。2018年,被稱之為中國車市28年來最慘淡的一年,負增長的陰影籠罩在所有企業之上。孟明慘淡經營,但所在的十年老車行保持穩定,這個時候他為何離開?孟明不是換行,而是把之前賣燃油車的店放棄了,去經營一個成立僅有半年的新能源汽車品牌。新店其實就在同一個汽車園區內變動,相距不到一百步。

 

從2006年起,孟明在全國多地從事一家自主品牌區域銷售的工作,當時這家自主品牌銷量全國第一。2016年,他厭倦了漂泊的生活,返回家鄉洛陽,出任該品牌在當地一家4S店的總經理。這一年正是自主品牌集中沖擊高端的年份,4S店的改造升級成為潮流。而孟明所在的店面也是該品牌全國首家第三代標準形象4S店。“集團的盈利狀況還是可以的。”孟明介紹,這家店在開業當年便實現了盈利。

但在2018年汽車經銷商的生存情況十分嚴峻。一位來自中國流通協會的專家表示,國內相當一部分汽車經銷商的資產負債率非常高,目前在70%以下的負債率已經相對較低,而許多經銷商都達到了80%甚至90%,已經逼近資不抵債的地步。2018年上半年,汽車經銷商退網、跑路、倒閉的消息也不絕于耳,從自主品牌到合資品牌,再到某些豪華品牌,已經呈現出擴大的趨勢。

一個四線城市車行老板的中年“賭局”
一個四線城市車行老板的中年“賭局”

“在三四線市場,很多大的傳統燃油車經銷商迫于市場壓力,沒有閑暇的時間和財力來做新能源。”作為職業經理人的孟明沒有具體描述自己的壓力,但新能源汽車不可阻擋的發展趨勢和今年的逆勢增長吸引了他。2018年9月15日,孟明參與投資的汽車銷售公司正式開業,經營一個成立不到一個月的新能源汽車品牌。為什么要放棄一個老汽車品牌去經營一個如此年輕的品牌銷售?

孟明認為,新能源汽車市場主要包括三種參與者:第一是新造車企業;第二是傳統車企;第三是低速電動車企業。“新造車企業沒有造車的底蘊,更多關注資本運作。相比之下,我認為傳統車企做新能源車擁有更大的優勢。”孟明掰著指頭給算起了一筆賬。但洛陽的大部分汽車經銷商和消費者,仍戴著“有色眼鏡”看待新能源汽車,但孟明很看好這塊市場。他認為,電動車就是未來,現在不轉行,就要被時代淘汰,而盡早轉型就可以淘金。

新能源汽車目前的集中地除了一、二線限牌城市,再就是山東、河北、河南這樣的低速電動車體量大的地區。”在孟明看來,三四線乃至五六線市場的消費升級需求是巨大的。這也是新能源汽車眼中的機會,而目前A00級電動車市場增速放緩的原因,主要在于現有的產品不行。

一個四線城市車行老板的中年“賭局”
一個四線城市車行老板的中年“賭局”

孟明稱,他的汽車銷售公司是洛陽第一家“正規”的新能源汽車4S店,第一次投資開車行的孟明成為第一個吃螃蟹的人。“傳統燃油車經銷商的渠道網絡布局已經比較成熟,對于入局的經銷商資金、管理各方面要求都比較高,競爭壓力也更大。而新能源汽車由于剛剛興起,市場并不成熟,機遇也更大。”孟明說。

當然,41歲的孟明并非僅為未來買單,而不看重當下利益。新能源汽車最吸引孟明的,是幾乎高于傳統燃油車一倍的單車利潤,即使新能源汽車的售后服務利潤更低。經濟觀察報統計經銷商集團三季度財報時發現,盡管經銷商近幾年加大轉型升級,向售后服務要利潤,但數字證明售后領域的增長尚不足以彌補新車銷售業績下滑帶來的沖擊。這一點在2018年整體車市銷量下滑、價格指數走低、經銷商庫存指數加大的市場環境下更加凸顯。

隨之而來的是快速增長的新能源汽車經銷商數量。據統計,目前我國新能源汽車經銷商以傳統經銷商轉型為主,且三線以下城市的網點布局比例要高于其銷量比例,這說明新能源汽車企業先行布局三線以下城市。“我們需要做的就是服務好特定的小眾群體,能在我這里買車的用戶基本上都有充電樁。”談及洛陽充電基礎設施匱乏,孟明并不擔心。

一個四線城市車行老板的中年“賭局”

一個好的機會是,2018年洛陽市規定從9月4日開始,在城市核心區域實行機動車限行,新能源車則不受限制。“我們的用戶一是都很注重實用;二是都是買來當家庭第二部代步車。”孟明說。但巨大的市場份額背后,新能源汽車在銷售階段和售后服務上的差異讓孟明倍感壓力。

“消費者對燃油車的框架是很清晰的,但是對新能源汽車還是感到新奇,包括耐用、使用成本等。”孟明稱,這直接導致了新能源汽車成交率相比燃油車更低,銷售工作也隨之加重。另一點是新能源汽車售后服務利潤的縮減,對此孟明在維修、服務等層面放寬了門檻,為多品牌提供服務。

但對于大部分經銷商而言,危機同樣存在。“車企若在銷售和服務端直接對接用戶,或者是將資源分給了第三方電商平臺,那么經銷商則會面臨市場價格混亂,陷入經營困難。”孟明說。對于孟明而言,在園區中只是挪了百步上班,但這百步的變化,則是中國汽車產業轉型的大背景和從業人員人生轉變的交織。(文中孟明為化名)

时代巨星官网